游戏生意不好做,腾讯网易要找新的出路 | 焦点分析

collin   2018-11-21 10:36  转载



游戏业务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腾讯和网易不得不找别的出路。


腾讯和网易第三季度的营收都超出市场预期,但游戏业务依然没能让人满意。

近日,游戏双巨头腾讯网易先后发布2018年Q3财报。数据显示,腾讯Q3营收同比增长24%,净利润同比增长30%,网易Q3营收同比增长35%,均高于市场预期。财报发布后,腾讯网易的股价分别涨超4%和3%。

季度总营收均高于预期,股价上涨,但游戏业务“不争气”仍是大厂们的心头大患。财报显示,腾讯Q3游戏业务营收增速首次出现4%负增长。而网易虽然自今年以来营收增速持续大幅上升,但净利润增幅大幅下滑37%。

腾讯游戏业务营收增长乏力、网易游戏净利润大幅下滑,大厂们的游戏生意仍然很不好做。

增长引擎失效

游戏依然是推动腾讯网易发展的最大动力,但这引擎已经显出疲态。

游戏业务本身发展正在放缓。爆款游戏的黄金变现周期有限,早在版号风波之前,由于《王者荣耀》的吸金能力已经开始下降,自2017年Q3开始,腾讯的游戏业务营收增速已经开始显著下降。进入2018年后,《绝地就生:刺激战场》等主打新手游盈利困难、端游迟迟未见爆款,腾讯游戏业务开始进入低迷增长期。

2017年至2018年Q3腾讯游戏业务营收情况(未特别标注均为同比增速),36氪根据财报整理

此前某知名游戏公司高管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腾讯的吃鸡游戏每月亏损高达20至30亿元,按照其吃鸡游戏的市场周期来算,亏损已累计超过200亿元。不仅亏损严重,36氪还从多名消息人士处获悉,虽然时间未定,但吃鸡游戏确定将被下架。这意味着腾讯此前的投入都将付诸东流。

主打手游的持续亏损也直接拖累了游戏业务的增长。到本季度,腾讯游戏业务营收增速首次下降,其中端游业务连续两个季度同比环比双跌,手游业务增速为历年新低。此外,游戏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进一步下降至32%,创新低。

网易游戏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虽然《第五人格》、《楚留香》等新游戏表现不错,但他们都能没像《阴阳师》那样成为爆款。而近两年来主打的《逆水寒》耗费几亿但公测一再推迟,最终市场表现远远未达预期。《荒野行动》等吃鸡游戏虽在短时间内排上App Store榜首,但因和蓝洞版权纠纷问题而逐渐落败。

网易游戏自研能力很强,在海外发展亮眼,例如《第五人格》拿下日本App Store游戏类APP榜首。Q3海外游戏业务首次在网易游戏业务中贡献超过10%的营收,但是这个占比还不足以改变大局。

基于此,虽然本财年营收增速持续回暖,但无论是营收增速还是游戏业务的增速都在放缓。此外,从2017财年Q3开始,每个季度游戏业务营收开始大幅低于总营收的增速,这表明游戏业务增长对总营收增长的贡献下降。

2017年至2018年Q3网易游戏业务营收情况(未特别标注均为同比增速),36氪根据财报整理

不只增长乏力,游戏业务的贡献也开始下降。

虽然腾讯的净利润较上一季度环比大增,但在非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197亿元,同比增长实际只有15%。此外,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对其增长做出主要贡献的也已不是游戏。支付、广告等业务成了增长的新引擎。而在财报中从未有“姓名”的云服务本季度也首次公布了财务数据:前三季度收入超60亿,同比增幅超100%。

2017年至2018年Q3腾讯游戏业务毛利、净利概况(未特别标注均为同比增速),36氪根据财报整理

从长期来看,游戏业务发展前景堪忧。由于游戏行业的产品研发周期较长,影响具有滞后性,版号受限的相关产品将在明年带来更大影响,游戏业务的不景气也将持续一段不短的时间。

而在监管之外,游戏行业的风向也已经变了。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之前涨的太快了,过去两年这个新兴行业是个风口是高速发展的,现在趋于理性了,增长趋于稳定”。

转向其他赛道

感受到市场风向的变化,腾讯和网易都开始思考如何降低游戏业务动荡对整体收入的影响。

就在本月18日,彭博社报道称,腾讯游戏正在缩减游戏业务的营销费用。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腾讯要求营销部门高管控制他们的现金流、缩减支出以“共度难关”。

腾讯的开源节流不止于此。36氪还从消息人士处获悉:“等这波敏感期过去,腾讯会宰掉几个没达到预期的工作室,一部分是正常启动淘汰机制,但裁撤工作室也与行业大环境有关,再加上有个本地版号限制的问题。”

腾讯游戏仍然在国内游戏市场占据垄断地位,但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不到三分之一,这令腾讯离其“游戏厂商”的固有形象越来越远。外界对于腾讯“投行化”、“转型其他业务”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不管腾讯是否有“梦想”,腾讯有更大的野心是显而易见的。它的下一步棋是抓住正在高速增长的B端生意机会,并用其反哺C端生意。

2018年11月1日,马化腾在公开信中称:“腾讯将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腾讯高级执行总裁汤道生在大会上再次转述了这句话:“如果说,过去20年,互联网的重要进步集中在ToC的消费者互联网;那么未来20年,互联网的重要发展将来自于ToB的产业互联网。”为此,腾讯也对组织架构做了调整,新成立CSIG整合内部——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LBS等行业解决方案。

在这个转型过程中,要结合C端和B端的生意,云计算、网络广告、支付业务都很关键。根据阿尔法工场的说法,云服务不仅能为企业数字化提供基础设施,也能为企业提供智慧零售SAAS服务,作为一个窗口能把很多业务能力给B端;支付业务则能够连接企业和消费者;网络广告则能够帮助企业精准触达消费者,实现精准营销大幅提升广告收入。从腾讯的财报中也能看到,这三个板块,如今也成了腾讯新的增长引擎。

不过,目前作为基础设施的腾讯云因其在垂直领域的快速发展,对企业的吸引力仍然在于C端市场,如果脱离腾讯现有的C端强大的品牌号召力,腾讯的云服务对B端的吸引力则很难把握。

相比于腾讯更重视对未来进行投入和布局,网易的转型则更加聚焦具体的细分业务。

虽然网易游戏业务在本财年前三季度在总营收的占比中稳定在60%左右,丁磊也在近期强调:“网易游戏已是世界上一流的游戏开发公司”,以提振外界对其游戏业务的信心。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也开始为网易寻找其他出路。

如今电商业务已成为除游戏业务之外的、网易营收的另一极,营收占比近30%。周鸿祎也在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表示:“丁磊请吃饭都在推销严选的产品,说明了网易转型做电商的决心。”

电商业务营收的高速增长或许能给网易转型带来更多的底气。自2017年四季度开始单独分拆之后。网易的电商业务一直保持超过50%的同比增长态势。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网易的电商业务增速正在放缓,梳理财报可知,从2017年Q4超过100%的同比增速到2018年Q3 67.2%的同比增速,网易的电商业务正从爆发式增长转变为逐渐接近行业整体水平。

电商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0%,远低于游戏业务的65%,而电商业务正在营收中占据越来越大比重,这将给网易盈利带来不小的压力。此外,网易的净利润率已经从2017年Q3的20.33%下降至2018年Q3的9.47%,降幅明显,也与电商等业务的费用支出有很大的关系。

网易旗下目前主要有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两个电商平台,主要针对中高端人群。其中网易严选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需要大量的投资金,并且扩展品类、导入流量。

而在关于未来的布局上,与BAT相比,网易的动作很小。发展多年的网易邮箱在总营收的占比仍然不超过8%,而刚刚完成融资的网易云音乐和在教育领域已经成为独角兽的网易有道对网易转型的影响仍然不明(财报中未提及)。

主营业务增长乏力,腾讯和网易都在为自己开辟更多财路。目前看来,腾讯盘子很大,对未来有大量计划和投入,而网易则注重小而美的项目,步伐更加谨慎。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林科技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collin] ,如果侵犯,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王者江湖营销创业平台,零成本暴力项目,偏门赚钱项目,创业点子,新媒体营销方法,无论你的生意是上亿元的连锁品牌,还是几千元的街边小店、甚至地摊。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